头条 > 其他 > 正文

警惕!非法平台浑水摸鱼,借钱找持牌机构少上当

2020-07-24.时话时说
分享

“我下载了一个贷款软件后,申请3000元借款,但实际只到账2189元,当时App上显示我借了3890元,我看到利息太高,就通过App中的展期先还进去1791元,后来联系客服加了微信,她说把之前还的1791退给我,那是不是5天后我还要还3999元?客服不理我了,怎么办?”一位王女士在某平台求助道。

近期,网络上关于遇到非法贷款平台的声音渐渐多了起来。

另一位周先生出示的手机页面显示,其收到短信称:“您购买的商品《个人风险等级评估报告》将于15个工作日内发货,订单款项今日为付款日,应付金额295.03元,请在2020年2月21日完成支付,否则会产生滞纳金并且影响您的个人信用。”



“在网上搜到这个平台可以贷款,点击申请贷款后却弄成了购买征信报告,中间也没有提示要扣钱,我想知道怎么取消订单?”周先生无奈说道。

多方面侵害借款人的非法平台正卷土重来  

在防疫大背景下,近期很多人的收入都受到了影响,大部分自给自足的个体户无法开业,按日计薪、手停口停的人群难以开工,收入按下暂停键;还有部分公司采取降薪措施以期穿越疫情。但面临资金压力,借贷需求日益旺盛,很多人却“慌不择路”,误入非法平台。

这背后也源于非法平台“供给”正在增加,“全新高炮来袭,抓紧上车!”“高炮来了,已经开业,需要的赶紧”,在不少行业群里,贷超平台、高炮平台已在敲锣打鼓开张。

在去年轰轰烈烈的扫黑除恶背景下,套路贷平台、714高炮平台几近绝迹,但随着近期全国人民的关注重心放在了防疫上,自认为“风声已经过去”的非法平台又开始悄悄抬头。

某种程度上,高炮平台的卷土重来形成了“多方共赢”的局面,非法高炮平台借此汲取暴利,非法中介则通过向用户推荐高炮平台以赚取高额推广费,另外,高炮的重新流行也成就了羊毛党的盛宴,他们了解一些相关知识,以此逃债;在他们看来,借了高炮平台的钱根本不必还。

在这个“零和游戏”的局面中,受到损失的,是那些对借贷知识缺乏了解,只因为高炮审核方便、放款容易而“病急乱投医”的普通人。其实,一直以来非法平台在多方面侵害着金融消费者的权益。

首先,用户必须付出高昂而不合法的利息。非法平台往往通过手续费收取砍头息,虽然整体金额可能就几百元,但因为期限极短,实际利率惊人,让借款人陷入沉重的债务负担中。

其次,之所以非法平台可以对用户轻易放款,是因为它们有另一项武器,暴力催收。一旦借款人难以偿还贷款,借款人或其亲朋好友就会遭到包括但不限于电话、短信轰炸、辱骂等方式催收,更有甚者会通过P图、发裸照等方式要挟借款人。

实际上,采用暴力催收给借款人精神重压,再唆使借款人去别的平台借款以还清上一份债务,以贷养贷也是非法平台的常用手法。这会使借款人债务像滚雪球般越来越大,直到借款人无法承受。

并且,花样众多的非法贷款玩法,还引发了其他“并发症”。

其中一种发生在借贷过程中,因为申请网贷时,用户往往需要提交身份证、手机号等重要个人信息,非法平台在账户安全和信息保护上并不会做额外保护,极易导致用户信息泄露。甚至在高炮平台的圈子里,互相倒卖用户资料,榨干用户的价值的行为常常发生。

此外,借贷乱象还会衍生系列诈骗行为,如要求借款人支付前期费用实为诈骗、强制下款致使用户不得不支付高息还贷、谎称付费可消除征信污点、付费可清债等陷阱数不胜数。

而为了躲避法律制裁,非法平台常常“打一枪换一炮”,很多时候借款人投诉无门,只得不了了之。

贷款认准持牌机构,科技能力保障优良体验

因此,选择靠谱的贷款机构就更为重要,其中第一步,就是要保证选择到正规机构。

所谓正规机构,即我们所说的持牌机构,持牌机构受到银保监会、工信部等多个部门的监管,拥有合法合规的贷款流程,贷款利率不超过法律红线,用户的个人信息安全也能受到有效保障。

识别持牌机构,可以在下载软件时或签订贷款合同时,注意查看放款方名称是否带有银行、小额贷款公司、消费金融公司等字样,可以使用工商查询工具查询这些机构的营业范围是否包括发放贷款。 

例如安逸花App,应用商店显示其开发商为马上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,企查查显示其经营范围就包括:发放个人消费贷款;接受股东境内子公司及境内股东的存款;与消费金融相关的咨询、代理业务;代理销售与消费贷款相关的保险产品等。

在此基础上,持牌金融机构不仅能够提供稳定高效的服务,用户的良好借贷行为也能为自己的信用加分,获取更高额度、更低利率的贷款。

在确认合规的基础上,体验就是很重要的一环了,一般人对贷款的需求大多在于额度够用、利率较低、贷款流程方便快捷。同时在近期特殊情况下,人与人之间相互避免接触成为重中之重,产品线上化就显得越来越重要。

部分线上化流程并未完善的机构,现阶段可能无法正常运营并及时放款。但在互联网金融的浪潮下,大部分机构在“线上化”上已取得丰硕成果。

例如持牌互联网小贷公司众安小贷,旗下产品众安贷是一款线上化的贷款产品,据介绍,众安小贷可通过利用活体识别、证件OCR等多项智能技术,实现全线上自助式服务,实时审批最快3秒即可放款。

并且,众安小贷为众安保险旗下的小额贷款公司,众安保险作为国内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,拥有得天独厚的互联网基因及科技优势;众安小贷的另外一位并列大股东则是天翼电子商务有限公司,其是中国电信旗下公司,两者强强结合,优势互补,为难以被传统金融机构服务到的客群提供服务,给予用户更符合需求的贷款服务,助力普惠金融。据悉,众安贷额度最高达20万,日费率最低至0.02%。

此外,部分平台可能因为客服无法现场到岗,导致服务效率降低,也有能力较强的机构通过智能客服实现有效服务。据报道,防疫期间,招联金融启用了约5000个智能机器人服务,承担招联金融95%的客户服务。同期众安小贷智能客服使用率超过97%,在线解决率超过93%,并通过自然语言处理引擎,打造顾问式客服模式。

非法贷款平台终究会随着监管的持续打击、借款人金融知识素养逐渐提高而丧失生存空间,另一方面,这也需要持牌机构逐渐提高普惠能力和服务质量。疫情冲击着消费金融行业,但也为其带来了新的机遇,只有把握科技能力的平台,方能在弯道上加速超越。

文章来源:消金时代

文章标签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