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ADER_START
HEADER_END
头条 > 保险 > 正文

心酸!一盒药15600元,我们中国人为什么用不起平价救命药?

2021-05-08.众安健康

2018年的一部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,让大家看到了癌症患者用药背后的辛酸,也让普罗大众开始了解和审视“抗癌药”。


同年,在电影上映后,国家医保局公布17种抗癌药纳入医保。


抗癌药是何神药?为什么会使得许多癌症患者因其倾家荡产?


抗癌药:癌症患者的救命稻草,大大提升患者生存率


在癌症的治疗中,药物治疗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,使用有效的抗癌药物,可以帮助患者获得更长的生存时间,拥有活下来的希望。


比如,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中提到的格列卫,可以使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的十年生存率从以前的不到50%,增加到现在的90%左右,并且能让绝大多数患者可以正常工作和生活。


但抗癌药像硬币的两面,一面是“特效”,另一面则是昂贵。


拿抗癌药里的靶向药来说,平均每名患者的总花费要在20万左右,如果使用的是特别昂贵的靶向药,价格还会再翻一翻。




为什么中国没有便宜药?


其实不只是在中国,只要这种药物在专利期内,大部分国家也都吃不到便宜药。


从创新的角度看,药品可以大致被分为两类:专利药、仿制药。


前者是被各国药监部门批准之后上市的药物;后者是各个大大小小的药厂模仿专利药的成分,通过各国药监部门批准上市,仿制药的成本大幅降低,价格也便宜很多。


仿制药物,技术上不是难题,难的是国际规则的制约。


中国对药品的专利保护相对严格。实际上,这也是中国当年为了加入 WTO,做出的妥协之一。


允许强行仿制还在专利期的药物,是一把双刃剑,容易引发相关的贸易制裁,中国没有学习印度的做法。




制药公司为什么把救命药卖得那么贵?


医药研究的成本是个无底洞,跟投金额随着研究的深入水涨船高。


君实生物的投资人正心谷在一次采访中透露:


在产品研发的过程中,某种抑制剂在针对某种病状三期临床的“一个临床”实验中,一个病人在完整的治疗及后续观察期内的花费就高达50万人民币。而这样的病人有多少“个”呢?答案是500个。


也就是说,仅该产品针对某病状三期临床一项支出,就高达2.5亿人民币。而除开第三期的费用,还有第一期、第二期的。


何况,科研这档事儿,更像是氪金手游里的“保底”——抽100次我保底给你个SSR(性价比等于没有)。


科学工作者自己都没底的事儿,投资人就更不会有底了。所以,这样的冒险,无法单靠理想去支撑,必须由资本介入。


冰冷的现实是:利润是新药研发最强的驱动力,只有利润的驱使,才有可能让巨额资金投入一场巨大的冒险。


药品有专利保护期,一般是20年。但这20年并不是从药物上市开始计算,而是从早期进入临床试验时就已经开始。


所以等到药物真正上市,专利保护期基本上已经过了大半时间,在剩余的保护期内,药企更加会珍惜这段有限的“大好春光”,尽可能地把药价定高,用于回收成本以及盈利。


因为一旦过了专利期,各种仿制药将会层出不穷,断崖式地压低了原研药的价格。




普通人的收入能负担得起抗癌药费用吗?


山东大学曾做过一个《中国癌症患者的财务困境》研究,通过抽样调研山东1608位癌症患者,显示:


2015-2016年间,约52%的癌症患者经历过财务困境。其中,约10%的患者因缺钱而放弃一些治疗手段。


18%的患者因治疗癌症借款超过5万元。


2016年,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《中国常见癌症的支出和财政负担:基于医院的多中心横断面研究》显示:


平均每个患者的家庭年收入为8607美元,而癌症患者的人均就诊支出达到了9739美元。


完全入不敷出,意味着大部分癌症患者根本看不起病!




医保可以帮我们吃得起救命药吗?


我们国家这些年一直在努力地通过与药企谈判,将药品引进医保,降低药品的价格,像2020版医保目录中就新增了17种抗癌药。


比如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易瑞沙,纳入医保后,单盒从15000元降至了7000元。


但医保的资金不是无限的,一旦有限,就存在有限资金如何分配的问题,在一部分药品上开支过多,就意味着在其他药品上的开支减少。


针对抗癌药纳入医保的问题,曾有网友做出犀利评论:“用200个人的看病钱给1个人吃抗癌药,这公平吗?毕竟医保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”。


就像是天平的两端,一边是癌症患者沉甸甸的性命,一边是可以保障更大多数人的医保基金,牺牲谁的利益都会引发争议,这是一个两难选择。


同时,我们还需要明白我国医保的支付能力与国家经济发展水平有关,目前来看将全部抗癌药都纳入医保并不现实。


无法被消灭的抗癌药费用,我们可以将它转移


在卫生经济学领域,有一句名言——医疗的费用负担只能被转移,不能被消灭。


抗癌药也是如此,只能在患者、保险(医保和商业保险)、药企之间转移。


在大病面前,普通家庭根本撑不住。最好的办法就是风险转移,通过购置商业保险,将医疗费的压力转嫁给保险公司,由他们来承担,以此来作为我们的保护屏障。




最简单的是通过购置百万医疗险来转嫁医疗费用压力,许多百万医疗险的条款里都有明确指出:责任内,不仅能报销住院费,也能报销抗癌药的药品费。


我们也许无法预知癌症是否会降临到自己和家人身上,但是在健康时,有预见地将医疗风险转嫁出去,不失为智者生活的一种方式。


作家韩寒曾说过:“虚惊一场”这四个字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成语,比起什么兴高采烈、五彩缤纷、一帆风顺都要美好百倍。


不管你日后会经历多少坎坷和磨难,希望所有的惊险都能化险为夷。




参考文献:


[1]Mingzhu Su,Jiahui Lao,et.al.Financial Hardship in Chinese Cancer Survivors.Cancer.Published online Month 00, 2020 in Wiley Online Library.DOI: 10.1002/cncr.32943
[2]Huang H Y, Shi J F, Guo L W, et al. Expenditure and financial burden for common cancers in China:a hospital-based multicentre cross-sectional study[J]. The Lancet, 2016, 388:S10.
[3] 《制药业的真相》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。

[4]《药物发现:从病床到华尔街》, 科学出版社。



众安百万医疗保险2021来了

首月2元,后续每月13元起

最高600万医疗保额,点击查看更多↓


${-83159911-}


每月仅需1元

即可领取最高8万元意外保障

点击下图,了解产品详情↓↓


${-82937486-}


众安重疾险(多次赔付版)来了

首月2元,后续每月8元起

▼▼▼


${-83930496-}


添加保障管家

↓↓双人体检权益免费领取↓↓




相关推荐

FOOTER_STARTFOOTER_END